<cite id="r1hzr"><span id="r1hzr"></span></cite>
<ins id="r1hzr"></ins>
<cite id="r1hzr"><span id="r1hzr"></span></cite>
<ins id="r1hzr"><noframes id="r1hzr">
<ins id="r1hzr"><noframes id="r1hzr">
<var id="r1hzr"><noframes id="r1hzr">
<ins id="r1hzr"></ins><cite id="r1hzr"><span id="r1hzr"></span></cite><del id="r1hzr"></del>
<cite id="r1hzr"><span id="r1hzr"></span></cite><cite id="r1hzr"><noframes id="r1hzr"><cite id="r1hzr"></cite><ins id="r1hzr"><noframes id="r1hzr"><ins id="r1hzr"></ins>
<ins id="r1hzr"><noframes id="r1hzr">
<ins id="r1hzr"><th id="r1hzr"><ins id="r1hzr"></ins></th></in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政務公開>湖南要聞

牢記囑托 湖南行動丨“主攻方向”頻報捷

  • 發布時間:2019-08-21 08:58
  • 保護視力色:
  • 收藏

“主攻方向”頻報捷 

——“牢記囑托,湖南行動”系列報道之二 

  “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關鍵是要把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作為主攻方向。”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視察時,站在新時代的戰略高度,為湖南經濟發展指明了航程。

  牢記囑托,奮力前行。5年來,湖南以習近平總書記對湖南工作的重要指示為根本遵循,以時不我待的強烈緊迫感,大力踐行新發展理念,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著力推進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全省經濟結構發生喜人的變化,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明顯提升。

  不破不立。湖南近幾年結構調整的力度之大、范圍之廣在歷史上前所未有,大決戰式的推進,迎來根本性的轉折。近年來,全省GDP總量不斷擴大,全國排位前移,而“兩高一資”產業比重大幅降低,高加工度工業、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的比重分別增至36.3%、10.6%。

  時不我待,大刀闊斧調整經濟結構 

  8月中旬,記者來到株洲霞灣港,明亮的陽光下,“霞光”重現,綠植挺立兩岸,清流歡快入江。

  這里曾是清水塘工業區廢水入湘江的主通道,“臭名”遠揚。去年底,工業區內的261家化工冶煉企業全部退出,喧囂多年的清水塘突然安靜下來。

  而不遠處的石峰區創新創業園內,占地2萬多平方米的中車時代電氣新能源乘用車電驅動系統產業化項目施工正酣。

  “把為火車提供電機和驅動系統的優勢,轉移到新能源汽車領域,又是一片新天地。”在破舊立新間,株洲石峰區委書記張建勇越來越自信。

  湖南省委、省政府深刻認識到,習近平總書記對湖南的重要指示,高屋建瓴,切中要害。鎖定“主攻方向”,對經濟結構進行戰略性調整時不我待。

  長期以來,以株洲清水塘為代表的“兩高一資”(高污染、高耗能、資源型)行業,沿湘江布局,靠資源“吃飯”,占全省規模工業比重達30.3%。

  隨著環境承載能力日趨緊張,這種沉重的產業結構、粗放的發展方式已不可持續。

  “湖南傳統產業比重大,必須把推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作為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的重要內容。”早在2014年5月,時任省長杜家毫在《求是》雜志撰文指出,“推動經濟持續健康發展,要加快轉方式調結構”。

  清水塘工業區,高峰期年產值達256億元,企業關停搬遷后全部歸零;“百年煤都”寧鄉煤炭壩鎮退出煤炭產能,意味著全縣財稅收入減少一塊;洞庭湖區退出造紙產能,近4萬名葦農生計受到影響……

  這些曾經為湖南發展作出巨大貢獻的產能,因為高污染、高耗能、過度消耗資源,面臨著艱難的抉擇。

  “去產能要痛下決心,拿出壯士斷腕的勇氣!”杜家毫擲地有聲,全省上下必須堅定信心,這是經濟結構調整必須邁過的坎!

  堵源頭、治沉疴、建制度……鐵腕攻堅、刀刃向內,指向利益固化的藩籬。

  這些年來,全省關停426座煤礦、1000多家非煤小礦山;退出煙花爆竹企業1200多家,化工、造紙、冶煉、鋼鐵等規模企業5000多家。

  調整是痛苦的,但湖南明白,今天這個關口闖過去了,發展才會迎來真正的“艷陽天”。

  廓清思路,加快構建產業新格局 

  2016年,省第十一次黨代會創造性地提出實施創新引領開放崛起戰略,要加快形成以現代農業為基礎、戰略性新興產業為先導、先進制造業為主導、現代服務業為支撐的產業新格局。這次重大戰略部署為轉方式、調結構,突破發展瓶頸、解決深層次矛盾,進一步廓清了思路。

  湖南是傳統的農業大省,轉方式的方向,是大力發展現代農業。“百企千社萬戶”工程、“百片千園萬名”科技興農工程……農業農村發展在不斷催生出新動能。

  益陽市赫山區牌口鄉種糧大戶劉進良告訴記者,他流轉的3000畝水田,主要種植高檔優質稻品種,引進“稻鴨共生”生態模式,每畝增收700元。

  湖南支柱產業工程機械,調結構向著中國“智造”去。今年,4家工程機械企業進入“全球工程機械50強”,形成國內產品類別最全、規模最大的工程機械產業集群。從去年開始,工程機械企業業績,呈現爆發式增長。今年上半年,三一重工、中聯重科等預測的業績,增幅在50%以上。

  在戰略性新興產業上,湖南更是搶抓機遇,培育新動能,為未來打好關鍵性基礎。

  湖南連續開展“產業項目建設年”活動,樹立抓產業、謀產業、強產業的鮮明導向;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確定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產業鏈等20個新興優勢產業鏈,戰略性新興產業集聚發展——

  新能源汽車產業在湖南落地生根開花,集聚了長沙眾泰、中車時代電動、長沙比亞迪、長豐集團等13家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建成了全國產品最齊全的電池材料產業集群;

  中興通訊終端產品、北斗微芯集成電路、藍思科技觸摸屏等項目,延伸拓展了電子信息產業鏈;

  連續6年舉辦的岳麓峰會,見證了移動互聯網這顆產業“小苗”在湖南迅速長成“大樹”,形成千億級產業集群。

  近5年來,我省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4.5%。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車、光纖兩大新興產業產量再創新高,分別增長2.6倍、1.7倍。

  異軍突起,服務業貢獻率躍升首位 

  今年“五一”假期,長沙的一家龍蝦館創下日排號量達7000多桌的紀錄,成為“網紅”。這家龍蝦館不只賣小龍蝦,還打造老長沙市井文化概念,年營業收入過億元,成為湖南消費需求火熱的真實寫照。

  消費升級,意味著生產動力從依靠一、二產業,轉向服務業,尤其是高端服務業。

  早在2014年4月,時任省長杜家毫主持召開湖南省服務業發展聯席會議第一次會議時就強調,要把服務業加快培育成為全省經濟發展新的增長點。他要求湖南不斷更新思想觀念和思路理念,把服務業與新型工業化、農業現代化更加緊密地結合起來。

  5年來,湖南的服務業蓬勃發展,新業態新模式方興未艾。

  網絡訂餐、線上購物,共享經濟、數字經濟改變著湖南人的生活方式;人力資源、質檢技術,生產制造得到更多專業服務支持;旅游、文化、體育、健康,幸福產業走入湖南千家萬戶……絢麗多彩、層出不窮的生活性服務業,正加快滿足日益增長的消費需求。

  再放眼三湘四水的產業項目建設現場,步步高星城天地、紅星農副產品全球采購中心、宜家薈聚購物中心……熱潮涌動處,一個個現代服務業項目正拔地而起,成為湖南新一輪發展的重要支撐。

  “這是普洛斯在中部地區建設的首個單雙層倉庫!”項目建設快馬加鞭,普洛斯長沙雨花物流園負責人喜上眉梢。這家世界500強企業在長沙建設的第一個電商化、快速城配倉儲項目,建成后將為中國中部的消費升級添磚加瓦。

  湖南制造與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深度融合,在生產性服務業中闖出了一片新“藍海”。

  三一集團的工業互聯網項目樹根互聯,服務61個行業,覆蓋歐洲、美國、印度、南非和肯尼亞等海外市場;中聯重科發布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工業互聯網平臺ZValley OS,加速從“設備生產商”向“制造服務型企業”轉型。

  服務業的新動能茁壯成長,已成長為湖南經濟第一大主導產業,加速與農業、工業等在更高水平上有機融合,促進湖南經濟結構優化調整、提質增效。

  2018年,我省服務業在經濟結構中的占比首次突破50%,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達55.1%。

  “主攻方向”捷報頻傳,轉方式調結構仍在路上,湖南牢記總書記囑托,不敢絲毫懈怠,持續奮力前行。

  (文/鄧晶琎 李志林)

打印本頁 我要糾錯 返回頂部 關閉本頁
色欲影视 淫香淫色 天天影视 来吧综合网 插插插综合网